莲台白骨卧

好像是冷cp体质来的
懒癌末期
吃粮为主
饿到不行可能会产出?...
强受是心尖肉,嗯。

没想好标题,短打

沿用原剧杀无生做雪鸦保镖的设定,其他与原剧情节大概没有任何关系,所以人物性格OOC特别是杀杀我感觉完全崩了,但我也没办法哈哈哈,总而言之就是杀杀太惨了,我想甜一点。

本意是想开车,不知道为什么,要开车了,反而停住了?。。。

这一段单纯是过渡段,随性打的,没有车本来不想发的,后来想想就算没啥,也算给tag加了点东西吧




俏江南客栈,

平日人满为患的客栈这两天却人烟稀少,一切大概都归功于大堂内端坐的两名男子,他们是在一天傍晚进来的,其中一位雪发华衣的男子手中不离烟管,言笑晏晏,倒是平易近人。就是另一位背着双剑的男子身上血腥气太重,一张苍白冷漠的脸,冷厉的眼神一扫,生生让人错以为是厉鬼修罗,登时把客栈里的人吓走大半。

华服男子磕磕烟管,似乎对着紫发男子说了些什么,店家躲在柜台后颤颤看着紫发男子面色不好的向自己走来,扑通一声软倒在地上,只顾求饶,却只见他将几锭金子拍在柜上,

“这家客栈我们包了。”

嗓音低沉,似从远处传来的,害的店家恍惚了很久才明白他的意思,连声应下,招呼小二摆上最好的酒菜招待着。

 

他们在这镇上已经呆了三天,每天都有雪鸦所谓的仇家前来惹事,杀无生天天陪他出去解决麻烦,一来二去,也不禁抱怨,

“掠,也许我不该说这话,但你的仇家未免也太多了,你以前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啊?”

雪鸦已经用完了晚膳,正把玩着手里精致的烟管,偶尔吸上一口。听见杀无生这么抱怨,嘴角一翘,烟管在手中打了个转,磕了下桌沿,倒出剩下的烟草,

“哎呀哎呀,你这话可真是太让我伤心啦,我可是个盗贼,盗取了别人心爱的宝物,有几个仇家不是难免的吗,所以,才会请剑术一流的杀无生来保护我啊。难道说,无生不想继续做我的保镖了?唔,这下我可要头疼了啊。”

说罢装模作样的摇摇头,做出一副困扰的表情,杀无生不是没见过他这样子,朝夕相处三年,凛雪鸦惯用的装无辜的手段他也算了解透彻了,只不过,知道也不妨碍他继续心软,本来就只是随口的话,要是掠真往心里去就不好了,杀无生顿了一瞬,不自在的开口,

“不,我只是随口一提,掠你不要往心里去,不如说,当你的保镖很有意思。”

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的凛雪鸦了然一笑,爽朗的笑了几声,吐出一口烟来,

“掠,你又在取笑我!你是不是看我尴尬的样子觉得很好玩?”

“嗨呀无生,你总是这么多心,你肯做我的保镖我高兴还来不及呦?再者说…唔啊!!….”

还未说完的话被突来的事故打断,小二端着新沏的茶水准备沏茶,晃眼瞄到杀无生黢黑的脸色,心下一抖,整壶茶水洒在桌上,大半泼在了雪鸦拿着烟管的手臂上,猝不及防地,雪鸦连手中的烟管也掉在了地上,

“唔……这下麻烦了,衣服上的茶渍可是很难清洗的啊。”

雪鸦皱着眉看着湿透了的衣袖,语气苦恼,似乎比起烫伤,衣服还更重要一点,

“掠!!你没事吧!喂,你是怎么倒茶的,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吗!”

一瞬间杀气毕现,店小二直接趴倒在了桌脚下,拼命磕头,留下好几个血印子来,杀无生本想抽了双刀直接砍下他的脑袋,却被雪鸦按了回去,不解的抬头,只见凛雪鸦摇了摇头,

“无生,这里可不是闹事的地方。”

招呼吓去了半条命的小二离开,赶忙拉着脸色极臭的杀无生上了二楼房间。

 

啪——

 

房间门被狠狠关上,杀无生心里气急,既气自己没有保护好掠,又气掠不把自己受伤当回事,想来想去心里更不是滋味,许多话憋在心里,出口却表达不出半个字,只好闷闷的又叫了声“掠!”

凛雪鸦看在眼里,眼底笑意不减,抬起泼了茶水的手,无生赶忙握住,又怕控制不好力道捏痛了这人,只好托在掌心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小心翼翼又无措的眼神让雪鸦的心情又好了几分,嗯,能看到无生这样的表情也算是赚到了呢,衣服的事情就算了吧~

“无生,光盯着我的手臂可不会好呦?帮我把袖子卷起来吧,我自己不方便。”

看着雪鸦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什么气都没了,无生叹了口气,一手握着雪鸦的手腕,一手轻轻地卷起袖子,常年拢在宽大衣袖下的雪白手臂露出来,让那块被烫到的皮肤即使只是泛红却也显得有点触目惊心。

皱着眉忍不住又抱怨了几句,一边故作凶狠的责怪掠一点都不懂得爱护自己,一边又找来伤膏给人小心的抹上去,又拿了绢布缠了好几圈才算完,期间雪鸦眯着眼一动不动的任他折腾,偶尔哼唧一两声表示有在听着无生讲话,抬起缠了厚厚一层的手臂,看了许久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

“不过是烫了一下,无生也太大惊小怪了,这样的话我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呦?”

嘟起嘴不满的晃着刚包扎完的手臂,被无生一把攥住牢牢固定在桌上,

“不要玩了,掠你还是小孩子吗,这都是为了你好!这几天就乖乖的不要再动了,吃不了饭的话我来喂你好了!”

杀无生盯着雪鸦的眼睛,颇为认真的说道,于是雪鸦也不打算戳破他耳根都快红透了的事实。

“哼哼,那可就有劳了,不过,在喂我吃饭前,无生能不能为我洗脚呢?我这个样子自己可做不来呀?”

“…嗯…”

 

 

为雪鸦洗脚这件事无生也做了许多次了,捉着那人细白的脚腕,淋了温水仔细洗着,雪鸦被这温吞的动作磨得渐渐有了睡意,半阖着眼昏昏欲睡,无生替他擦干了脚,抬眼一看,好嘛,掠都快睡着了,虽说掠平日里就透着股懒洋洋的劲儿,可未免也太放松了,力道轻柔的捏了捏光洁的小腿,柔声唤了两句,

“掠,掠,要睡也上床去睡吧,在这里睡着会着凉的。”

“唔……结束了?我只是眯一下眼,不想睡的。”

说着揉了揉眼睫,泛出点晶莹的泪花,稍稍坐直了身体,将一只脚搭在了无生的肩上,另一只被握住的小腿动了动,轻轻蹭了蹭无生大敞的胸口,带着暗示意味的缓缓向下。

“呐,无生,我们做吧。”



真的是本命诅咒!!
抽到快倾家荡产……
各种坠机各种歪
最后一发十连终于出了飞行员秋(ಥ﹏ಥ)
瞬间boommmm!!
看到千秋那一刻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!!
再说一遍!千秋就是太阳!!!
他怎么那么好看啦/大哭

不打tag
单纯发牢骚
恋与制作人决定卸了,鬼晓得我今天还氪了一个新春福袋!!188够我吃喝好几天了!!想一巴掌抽死自己,虽然出卡了,但这个游戏吃相难看到不想再玩了,但凡活动没钻别想好过,处处写着拿钱来,玩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嘛,氪金不就是为了更好的游戏体验??没有我花钱的意义在哪?最恶心的是蜜汁掉卡率,ssr?不存在的,不是为了白起我早就卸了,还占我内存,当初氪的钱都是脑子进的水,我的生活费啊啊啊啊!!以后玩游戏请认准制作商,叠纸这态度以后我看见他家游戏都要有阴影了。

赤字组,家主x太子
背景私设,人名私设
家主驻颜有术我也想学/拖走
给你小狮子撩你也不肯教我嘛?(ó﹏ò。)

可能我是吸白白的体质?单抽我这个非酋竟然能出sr,飞飞还是爱我的hhh话说起来我外号也叫飞飞,总有一种莫名的既视感,对了,今天的飞飞依然没有ssro(´^`)o

刚刚氪了一波十连,讲真,第一张制服白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嗷了一嗓子,紧接着第二张同样的sr……笑容顿时僵在脸上……至于ssr,别想了,我这种非酋抽不到的,抽不到的(T_T)

还是赤字组,还是个脑洞,本来只打算写个三四百字就停手的,结果现在快凌晨了,明天还要早起上课心慌慌Σ(ŎдŎ|||)ノノ但是终于变成了文字还是挺满足了,脑内开车开太凶,现在应该能消停会了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补辆车,谁知道呢(★>U<★)毕竟我懒哇,打完就发了,有错字大家将就着看吧……

不行,太ooc了,我写的是个啥玩意儿,果然我还是适合吃粮……望天,话说,我觉得雷王星几位皇子都是有良好教养的,就是平时都是拐着弯讽刺,然后那种气急了骂人也只会说让人滚的小可爱hhh
所以哪里有敏感词汇了,我啥都没写啊(;`O´)o
我发图片总行了吧……